• 现阶段人民是指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哈哈] 2019-07-20
  • 九成AI企业亏损:人工智能遭遇商业落地之痛 2019-07-20
  • 俄罗斯人选出对俄最不友好国家:美国居首 英国首次列前三 2019-07-07
  • 解析汽车空调异味漏氟根源 维护需注意这些方面 2019-07-04
  •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在河北 2019-07-04
  • 房价都是浮云!比特币不是货币 一张图看懂比特币有多疯 2019-07-01
  • 2016最具影响力自行车赛事排行榜TOP100 2019-07-01
  • 一周人事:上海、江西两省份省委领导班子调整 2019-06-29
  • 在全面从严治党上要有新作为 2019-06-29
  • 【改革·印记】媒介变迁,看西藏获得外界信息方式的变化 2019-06-09
  •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06-06
  • 农村土地权确权将给农民带来什么? 2019-04-29
  • 《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2018年版)》出版发行 2019-04-29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2019-04-26
  • 2017反腐倡廉大事记(上) 2019-04-22
  • 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玄浑道章 > 第六十章 节出都军动
        詹公在奎文堂上病倒了,被助役抬了出去救治。

        不过现在没人来理会他的事,学宫在有条不紊的定下事宜后,就将呈书递到治署之中。

        治署回应也快,只是隔了半个夏时,批复准许的帖子便就下来了。

        学宫方面立刻安排了几匹快马,将整套节使衣冠和治署任书送往晓山镇。

        迟学监在奎文堂的窗口前看着纵马而出的几名信使,心中滋味难明。

        自他担任学监以来,还是第一次有马蹄声在学宫之内响起。

        尽管长时期在学宫内打理事务,可不代表他对外面发生的事不清楚,实际上他了解事物的渠道比常人多得多。

        他能感觉到,随着神尉军的不作为,最近整个都护府都有些不安稳了,这令他极为忧虑。

        他看着那些信使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自觉叹了口气。

        都护府的节使,按理是需要讲究仪仗的,还要遣军百人相护,鼓乐开道,以彰显威仪。

        然而这安排起来有一套繁琐的仪式要走,要算定时辰日子,那至少也要四五天,这样太耽误时间了,所以现在也只能权且从简了。

        此时都府庄园之内。

        “什么?先生被派去当节使了?”

        杨璎自从在学宫进学后,就和安初儿交好,可是接连几天不见后者的身影,她也觉得纳闷,直到追问问下来,才知道安初儿早就被学宫派遣往坚爪部落了,同样一起去的还有几个同学。

        得知此事后,她很是气愤,可又无可奈何,身为卫尉,对于都堂和学宫的决定她没有插手和过问的权利。

        因为生怕其他同学也被找去,所以她一直命人盯着此事,可是现在却又听到了张御受命前往坚爪部落的消息,顿时焦急无比。

        她向来是一个行动派,脑袋一热,就离开自己的宅院,一路往正堂跑来,途中也不知道踢坏了几道门,役从们看到后都是一脸淡然,显是早已习惯了。

        杨璎一路冲入内堂,她这次没有上前动手,而是站在那里,对着上方的小童道:“小弟,帮阿姐一件事?!?br />
        那小童一听到外面的声音,本来已是下意识等着被拽领子,可这次却迟迟未等见动作,他好奇看去,却见自己阿姐脸上前所未有的认真,他也是小脸严肃起来,问道:“阿姐,什么事?”

        杨璎咬着嘴唇,道:“我要带兵前往敞原,现在先生和还有初儿,还有好多同学去了那里,他们可能有危险,我要去?;に恰?br />
        小童想了想,道:“阿姐,我帮你?!?br />
        杨璎睁大眼睛,道:“你,小弟,你不怕舅舅说你么……”

        虽然她来时就想好了,要想尽办法说服自己的弟弟,但是没想到现在这么容易就同意了,她反而有些慌了。

        小童看了看她,小脸上多了一丝威严之色,道:“不怕,我是大都督?!?br />
        杨璎恍惚了一下,这个时候,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位前任大都督坐在上面,她忽然感到眼睛有些发热,急急伸手抹掉,抬头道:“那,那你就快些发令吧?!?br />
        小童却没有急着动,而是认真道:“瑞光城内有五千亲卫军,但是为了城中民众,弹压不驯,不可能都调动,阿姐,我只能给你一千人?!?br />
        一千人?

        一千人是多少?

        能有多少排???

        好像……够了吧?

        杨璎脑袋有些疼。

        小童见她没反对,就道:“阿姐,我这就给你写谕令?!彼闷鹁?,落笔写字,再盖上了自己的常印,至于都护大印,没到成年,他还用不了。

        待拟好后,他拿了起来,做个相递动作,道:“阿姐,给?!?br />
        杨璎兴冲冲上前,可就在伸手去拿谕令的时候,心中却没来由升起一股惶恐之感,顿有些瑟缩踌躇,过了一会儿,却觉手上一沉,原来是那小童主动把谕令和军符交到了她手里。

        可她发现,一份薄薄的帛书外带一枚轻轻的金符,竟是压的自己无法挪步。

        “我,我还是……”

        她一时有些口干舌燥,心中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阿姐,我等你回来?!?br />
        杨璎一怔,抬起头,却是看见自己弟弟那略带崇拜和期待的眼神,她顿觉一股勇气充溢胸膛,一下感觉什么都不怕了。

        嗯!

        她重重点头。

        她退开几步,对着上方合手一礼,就扭头出了大堂。

        她急着往外跑,还没等能跨出庄园内门,身后就有一个浑厚声音传来:“杨卫尉,你要去做什么?”

        杨璎浑身一颤,努力转过身,脸色发白道:“舅,舅舅?!?br />
        英武男子身形笔挺的站在那里,沉声道:“你拿着都护的军符,是想去调动军兵么?”

        杨璎吸了口气,鼓足勇气道:“我要去救人,我要去帮先生,帮我的同学,小弟,小弟他也是同意的?!?br />
        英武男子沉默片刻,道:“把都护的谕令给我看?!?br />
        “哦?!?br />
        杨璎老老实实把谕令递上,嘴里嘀咕道:“是真的……”

        英武男子拿过谕令一观,肃然道:“一千人?你不能带这么多人走?!?br />
        杨璎急道:“舅舅,我……”

        英武男子一抬手,打断她道:“听我说完,瑞光城里的亲卫一旦调用,会引发全城的动荡和不安,而且凭你的本事,也带不了一千人,有一百人就足够了,至于缺的人手……”他沉吟一下,“我会让沿途各镇抽调民兵给你补足?!?br />
        “是,是,谢谢舅舅?!毖铊飧鍪焙蚰幕构艿玫饺耸?,只要自己舅舅不拦着她,那就万事大吉了。

        英武男子把谕令还给她,道:“这是都护第一次签发军谕,记得做好,我会让下面的人配合你?!?br />
        “嗯,嗯,好?!毖铊踊刳土?,只觉脑袋晕乎乎的,直到走出了庄园,也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英武男子看他离去,便从另一个边门走了出去,到了门外,这里的两排卫卒轰然一抱拳,大声道:“都尉?!?br />
        他沉声道:“备马,去治署?!?br />
        卫卒轰然应诺。

        治署之中,柳奉全正在内堂之中审阅各地呈上来的报书,却听得外面却来阵阵滚雷般的马蹄声,他不禁一皱眉,不悦道:“怎么回事?”

        门外有一个从事匆匆走进来,低声道:“公府,安都尉来了?!?br />
        柳奉全一惊,他立刻站了起来,亲自来到门口相迎,过了一会儿,便就一名英武男子走来,他一拱手,道:“安都尉,你怎么来了?”

        他打量着对方。安右廷,都护府实质上的最高军事统领,也是当今都护的亲舅,其人手下掌握着都护府战力最强的六万正军。

        这位平时并不怎么露面,之前他也只是在担任署公时见过一面。其人到来,绝然不会是小事。

        安右廷站在门口,也不进去,道:“柳公,我知道你公务繁忙,所以我就长话短说了?!?br />
        柳奉全一挥手,让旁边所有人退下去,而后道:“都尉请讲?!?br />
        安右廷道:“数万土蛮逼近都护府南疆,我身为都尉,不能坐视?!?br />
        柳奉全警惕看他一眼,这是想干什么?是想干涉都堂事务么?他沉声道:“安都尉,这件事都堂已有处断,已然派遣第二位节使前往安抚,现在应该已在路上了?!?br />
        安右廷道:“我知道,可我都护府面对外族,若只是一味安抚,而没有武力威慑,治署能保证绝然不出事么?”

        柳奉全没出声。

        安右廷继续道:“我已经请命都督,由杨卫尉带领一百都府亲卫,前往南疆,路上需调集各镇军马物资,只是这里还需治署配合?!?br />
        柳奉全冷冷道:“既然都尉已然下了令,还需问我治署作甚?”

        安右廷摇头道:“不是我下的令,是都护下得令?!?br />
        他看向柳奉全,道:“柳公府,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最近都护府到处乌烟瘴气,趁乱生事的人不少,震慑一下宵小,也有利于都堂秉政?!?br />
        柳公府深思起来,他知道,整个都护府军事名义上都归这一位统领,现在又得了都护的同意,如果强行出兵,那大可以绕过自己,现在来跟自己说,说明还是照顾治署脸面的。

        不过其人最后这句话确实有几分道理,自己坐上署公之位没多久,下面到底有多少人愿意听他的实在很难说,现在倒是可以借这个机会,将下面的人事整合一下。

        他语气微缓,道:“既然都尉和都护都已是定下,那都堂也会批书,调拨物资,让下方各镇配合行事,但是……”他看向安右廷,眼神毫不退让道:“都护府的策略是北剿南抚,从未改变过?!?br />
        安右廷没有说话,抬手对他一抱拳,就迈着铿然步伐,转身出去了。

        半日后,晓山镇中。

        张御已是接到了都堂的任书,从接到此书的那一刻开始,他便是都护府任命的节使了。

        他手里拿着那封学子寄送来的书信,只是一看笔迹,他就清楚这是安初儿、余名扬等人的笔迹,至于前后经过,他也已是通过送信的人了解了。

        随同任书一起到来的,还有一个面色严肃,不苟言笑的道袍男子,其人对他肃声言道:“张师弟,我受项主事之命,护你此行周全,我不管你如何做,也不会来过问你的言行,可一遇危险,你必须要听我的?!?br />
        张御倒是没怎么在意他的语气,别人是来?;に?,甚至关键时刻还可能以命相搏,那么小节之上就不必太在意了。

        而且从心湖之中可以感觉到,这应该个非常简单直白的人。

        这样的人其实很好打交道。

        他道:“这位师兄怎么称呼?”

        道袍男子回道:“我名粟筑?!?br />
        张御道:“粟师兄放心,若遇危急,我又无法应付的话,那当以你为主?!?br />
        粟筑神色和缓了一些,压根没听出他话里有话。

        张御看了下天色,道:“如无什么要带的,我们这就启程?!?br />
        粟筑道:“这就去坚爪部落么?不用再准备什么了么?”

        张御道:“我在他们的部落一段时间,十分了解他们,去见此辈,只要带一件东西就够了?!?br />
        “什么东西?”

        张御把手中夏剑一抬,道:“利剑!”

        ……

        ……
  • 现阶段人民是指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哈哈] 2019-07-20
  • 九成AI企业亏损:人工智能遭遇商业落地之痛 2019-07-20
  • 俄罗斯人选出对俄最不友好国家:美国居首 英国首次列前三 2019-07-07
  • 解析汽车空调异味漏氟根源 维护需注意这些方面 2019-07-04
  •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在河北 2019-07-04
  • 房价都是浮云!比特币不是货币 一张图看懂比特币有多疯 2019-07-01
  • 2016最具影响力自行车赛事排行榜TOP100 2019-07-01
  • 一周人事:上海、江西两省份省委领导班子调整 2019-06-29
  • 在全面从严治党上要有新作为 2019-06-29
  • 【改革·印记】媒介变迁,看西藏获得外界信息方式的变化 2019-06-09
  •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06-06
  • 农村土地权确权将给农民带来什么? 2019-04-29
  • 《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2018年版)》出版发行 2019-04-29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2019-04-26
  • 2017反腐倡廉大事记(上) 2019-04-22
  • 网球为什么是贵族运动 顶呱刮彩票 福建快3开奖号码今天 新浪彩票 辽宁快乐12选五推存号码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22选5体育彩票走势图 法甲第20轮精华 湖南彩票快乐十分 竞彩半全场单场稳赚技巧 五五肖是什么 香港一码中特网站 22选5预测号 山东11选5电话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直选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