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印记】媒介变迁,看西藏获得外界信息方式的变化 2019-06-09
  •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06-06
  • 农村土地权确权将给农民带来什么? 2019-04-29
  • 《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2018年版)》出版发行 2019-04-29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2019-04-26
  • 2017反腐倡廉大事记(上) 2019-04-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17
  • 西藏航空举行“冬游西藏”总结推广会 2019-04-17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4-16
  • 娜扎解锁时尚双封面 猫系执着玩转多重格调 2019-04-16
  • 古天乐力压刘德华 首度斩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2019-04-07
  •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 2019-04-06
  • 小米6【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9-03-31
  • 一天收治4例枣核卡食道患者 医生提醒:应立即就诊 2019-03-31
  • 发现食品安全问题拨打12331投诉 2019-02-23
  •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391章 令人发指的热情
        初春的广南西路处处嫩绿,汴梁还处于寒冷中,这里却可以单衣出门。

        沈安端坐马背上,眯眼看着前方回身的三骑,双手从左右环抱了一下。

        黄春喊道:“郎君有令,左右压过来!”

        号角长鸣,旗帜摇动,两边的黑甲骑兵缓缓顺着城墙逼了过来。

        这些黑甲都是出云观打造的,经过淬火冷却之后,盔甲都变成了黑色,看着不打眼。

        可一旦聚集起来之后,这黑色就像是地底下涌出的黑潮。

        峒将面色发白,喝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左右的黑骑压了过来,他们开始不安。两个土人拔出长刀,目光阴冷,却没有恐惧。

        这就是死士!

        “问话!”

        峒将眯眼看着那些黑骑,见他们面色发黑,露在外面的只有脸,可那脸上都是干瘦干瘦的。

        还有眼睛,那些冷漠的眼睛就像是……

        “邙山……”

        “下马跪地!”

        严宝玉单骑上前,长刀举起。

        峒将的眼神在闪烁着,喝道:“问他是谁?!?br />
        一个土人喊道:“你们是谁?”

        严宝玉说道:“邙山军!”

        “邙山军?”

        峒将在寻找着空档,可他绝望的发现那些黑骑在渐渐围拢,而且他们的手中还有弓弩。

        那些缝隙看似生路,可在弓弩攒射之下,逃出去也会变成刺猬。

        “邙山军……这就是宋人的援军?”

        峒将喃喃的道:“一百余人,这点人还不够给交趾人塞牙缝的?!?br />
        “下马跪地!”

        严宝玉再次喊道。

        峒将知道这是最后的警告,他看看左右,说道:“晚些你二人准备……骤然发难,护着我……杀出去……”

        三人缓缓下马,看似恭敬。

        “举手!”

        六骑近前,然后下马。

        弩箭被收了起来,长刀被拔了出来,六双眼睛里多了些东西。

        杀戮!

        “跪下!”

        喊声刚起,峒将就尖叫了起来。

        “动手!”

        两个土人猛地抬头,长刀同时出鞘。

        他们觉得自己能斩杀当前这六人,然后一往无前的冲杀出去。

        他们以为这些黑骑只是普通的骑兵,所以信心满满。

        铛铛铛!

        刀光迅速闪动,人影迅速交错。

        只是一个照面,那两人就冲了出去。

        他们的脚步渐渐放缓,然后站在了那里。

        他们的身体在摇晃着。

        一滴鲜血落在了地上,接着鲜血成了线……

        手一松,长刀落地。

        噗通!

        两个土人重重的倒在地上,身体在抽搐着,那痛苦的呻*吟渐渐高昂……

        六把长刀斜指着地面,有鲜血从刀尖上滴落下来。

        六双冷冷的眼睛在看着峒将。

        “跪下,或是自??!”

        峒将的身体在颤抖着,目光从那两个倒下的土人那里收回来。

        那两人在西平州堪称是无敌的存在,也是他此行来刺杀的最大倚仗。

        可刚才只是刀光闪动了一下,那两人竟然就倒下了。

        这些黑骑是什么人?

        峒将的脸颊在颤抖,目光寻索着……

        “十息!”

        沈安已经过来了。

        长途跋涉让他有些憔悴,不过在看到出现在城门那里的一群官员时,他还是露出了微笑。

        官场啊官场,不管你是否喜欢,这些迎来送往的礼节是少不得的。

        他缓缓走过来,峒将在笑,很是猖獗的大笑。

        “哈哈哈哈!”

        笑声让萧固很不高兴,他皱眉道:“让那人……让他好生劝劝那峒将,让他降了吧?!?br />
        他需要俘虏来问话,更需要俘虏来彰显武功。

        峒将就是知道这一点,这才有恃无恐。

        大宋在西南的政策就是怀柔,让这些峒将压根就不怕什么处罚。

        诸葛亮七擒孟获同样是怀柔的手法,若是换个角度,孟获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峒将在大笑着,沈安不悦的道:“打断他的腿!”

        他从边上走去。

        峒将看出这个少年是头领,所以在他走过自己的边上时,就猛的大喊一声,然后就扑了过来。

        沈安压根没搭理,只是冲着走来的萧固问道:“可是安抚使吗?”

        萧固见峒将扑向了沈安,面色大变的喊道:“小心……”

        沈安却只是微微一笑,就在峒将即将抓住他时,边上的严宝玉骤然出腿。

        这一腿直接踢在了峒将的膝盖上。

        众人都听到了咔嚓的一声,然后就是刺耳的惨叫。

        “啊……”

        严宝玉劈手抓住了峒将的衣襟,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下当真是迅如雷电,广南西路的一干官员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峒将就已经躺了在地上。

        萧固是文官,哪里看到过这等手段,一时间竟然呆了。

        转运使宋成最先反应过来,就介绍了一下这边的人。

        “某翰林待诏,国子监说书沈安?!?br />
        呃!

        沈安摘掉了头盔,一看就是个十多岁的少年。

        清醒过来的官员们不禁惊讶了。

        这么年少的翰林待诏?

        这个不可怕,因为可以是宠臣。

        可国子监说书却不是宠臣能担任的。

        这少年难道还是大儒?

        好吧,就算他是大儒,可谁见过大儒领军的?

        而且刚才他视峒将如无物,更是残忍的下令打断峒将的腿……这些哪里和大儒有关系了?

        大儒是从容不迫的,见到这等惨烈的场面就该微微皱眉,然后慢条斯理的说一些道理,好生呵斥一番那些武人。

        有官员低声道:“这莫不是哪家权贵子弟?否则年纪轻轻的哪里能担任翰林待诏……而且国子监说书更是不能,可见后台硬扎??!”

        “说不好都是虚职!挂个翰林待诏的名头,国子监说书……国子监都没落了,不过是哄人的罢了?!?br />
        “是了,才十多岁的少年,哪有那样的本事?!?br />
        “那他带着这一百余骑来这里作甚?”

        “厮混……资历??!那些黑骑一看就是精锐,多半是家里寻关系派来?;に?。这分明就是来这里混资历的,回头就会升官了?!?br />
        “原来是纨绔子弟??!这让我等兢兢业业做事的人情何以堪呐!”

        萧固也觉得大抵是这样,就板着脸道:“你来此作甚?”

        沈安听到了这些议论,却只是微笑道:“奉官家之命前来?!?br />
        竟然扯到了官家?

        那多半是顶级权贵。

        可大伙儿想了想,却想不到大宋有哪家姓沈的顶级权贵家族。

        萧固的脸颊微微一动,心中不悦之极,拂袖道:“各自回去吧?!?br />
        这少年就是来厮混的,老夫哪有功夫却接待他,他也不够格。

        黄春勃然大怒,说道:“我家郎君乃是归信县开国男!”

        还是无人动容。

        大宋的爵位不值钱,你到了一个位置后,爵位自然就来了。

        十多岁的开国男,这不是权贵子弟……

        “这不是权贵子弟某就吃屎……”

        “我家郎君在府州一战击败西夏人,铸京观于百胜寨……然后凭着此功封爵?!?br />
        黄春傲然道:“刚才谁说要吃屎的?出来让某看看,正好某腹痛难忍……”

        刚转身的众人身体一滞,却没回头。

        “竟然是个异类?”

        “文官领军,竟然……京观……可怕,只有狄青在时才弄了一个吧?!?br />
        “对,就是镇压侬智高时铸的京观?!?br />
        文官领军本就是异类,铸京观更是异类中的异类。

        “我家郎君统管太学,去年的发解试,过关的一百零八人全是太学的学生……”

        官员们都傻眼了。

        每次发解试太学就会涌入许多权贵子弟,以及那些在京城附学的学生。

        这些人大多有才,往常的发解试中,太学的学生们往往输的很惨,那些录取名额都是为外人做嫁衣。

        这次的解额竟然全被太学的学生包揽了吗?

        有人问道:“可是不许附学了?”

        黄春冷笑道:“去年的附学是来者不拒!”

        众人惊讶,连萧固都回身,重新换了个表情。

        大伙儿不会佩服什么杀敌无数的武将,更不会佩服什么名将,只会佩服那等文学大才。

        可沈安是用了什么法子?

        黄春得意的道:“我家郎君所创的题海大法,如今风靡汴梁,无数人去太学偷师学艺……”

        他微微带些不屑的说道:“广南西路……好像没什么文名吧?”

        有毛线的文名!

        这里就是半蛮荒地带,若非是强制性的给解额,大抵就会成为文化沙漠。

        众人不禁暗自赞叹着,萧固拱手道:“沈待诏还请进城叙话?!?br />
        前倨后恭,不过是因为沈安的‘战绩’震慑住了他们而已。

        “沈待诏远来辛苦,看看那脸……竟然都黑了,某家中热水方便,若是不弃,就住进去,早晚酒肉管够……”

        “酒肉算个什么?这边的兽肉腥臭难吃,某去买了肥羊来,沈待诏只管来……”

        “沈待诏,小女年方十二,俏丽无双,人称邕州第一美人……还待字闺中……”

        “……”

        随后这些官员就迸发出了令人发指的热情,拉拉扯扯的,就想把沈安拉回自家去。

        萧固一脸黑线的干咳几声,却拦不住这些热情。

        宋成低声道:“他们想让沈安教授那个什么题海大法……某怎么觉着不对劲呢?”

        萧固点点头,恼火的道:“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好歹要矜持……让他们矜持些!”

        宋成就过去干涉了一下,被拉着的沈安这才得了解脱。

        “赶紧议事吧?!?br />
        沈安并不是来支教的,所以进城之后,就顾不上洗漱更衣,要求先了解情况。

        ……

        明天去医院,希望别再开可乐必妥了,副作用太大。
  • 【改革·印记】媒介变迁,看西藏获得外界信息方式的变化 2019-06-09
  •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06-06
  • 农村土地权确权将给农民带来什么? 2019-04-29
  • 《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2018年版)》出版发行 2019-04-29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2019-04-26
  • 2017反腐倡廉大事记(上) 2019-04-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17
  • 西藏航空举行“冬游西藏”总结推广会 2019-04-17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4-16
  • 娜扎解锁时尚双封面 猫系执着玩转多重格调 2019-04-16
  • 古天乐力压刘德华 首度斩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2019-04-07
  •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 2019-04-06
  • 小米6【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9-03-31
  • 一天收治4例枣核卡食道患者 医生提醒:应立即就诊 2019-03-31
  • 发现食品安全问题拨打12331投诉 2019-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