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印记】媒介变迁,看西藏获得外界信息方式的变化 2019-06-09
  •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06-06
  • 农村土地权确权将给农民带来什么? 2019-04-29
  • 《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2018年版)》出版发行 2019-04-29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2019-04-26
  • 2017反腐倡廉大事记(上) 2019-04-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17
  • 西藏航空举行“冬游西藏”总结推广会 2019-04-17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4-16
  • 娜扎解锁时尚双封面 猫系执着玩转多重格调 2019-04-16
  • 古天乐力压刘德华 首度斩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2019-04-07
  •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 2019-04-06
  • 小米6【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9-03-31
  • 一天收治4例枣核卡食道患者 医生提醒:应立即就诊 2019-03-31
  • 发现食品安全问题拨打12331投诉 2019-02-23
  • 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孽棺 > 第六十八章 双生
        南苑城的阴雨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城中的修士与难民也是聚集得愈发密集。

        自尸王墓出世,在人间行走的鬼怪莫名多了起来,凡人苦不堪言,而又没有应对之策,便只能向着邪祟不敢进犯的南苑城汇聚。

        因为有着曹十三的镇守,这南苑城已然是成为了方圆数千里中唯一的净土。

        白无善趴在客房的窗口,看着城门口处衣衫褴褛的百姓,一时间也是心绪复杂。

        如今的白无善气质远胜以往,一种空灵深邃之感由内而外散发而出,即便只是远远观望,都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恍惚片刻。

        阴雨绵绵,这些凡人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哪里还顾得上保暖遮雨?一个个都是淋得浑身湿透,蜷缩在街角,互相抱团取暖。

        曹十三的声音从白无善身后响起:

        “在这乱世之中,弱小就是最大的过错?!?br />
        白无善没有回头,只是有些困惑地问道:

        “如今......是乱世?”

        曹十三嘿嘿一笑:

        “你以为这皇朝有多安稳?如今人皇已死,邪祟动荡,各族各派心怀鬼胎,乱世?嘿嘿......何止啊......”

        白无善陷入沉默,仍旧是看着那些街角的流浪者。

        过了一会儿,白无善忽然是开口道:

        “曹前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说?”

        坐在桌旁的曹十三喝酒的动作一顿,随后也是摇了摇头:

        “果真瞒不住你?!?br />
        白无善回过头,神色平静:

        “和公子有关,对吗?”

        曹十三放下了酒杯,忽然是话锋一转:

        “你与那郑邪相遇之后,是否察觉到许些异常?”

        白无善的目光变得有些迷茫:

        “异常......或许有......”

        一幕幕的过往浮现在心头,白无善也是回忆起了当初在武阳城的那个夜晚。

        突如其来的旖旎、不知为何悸动的内心、郑邪怀里的香味,以及那一个活灵活现的糖人......

        “你有没有发觉,你对他的亲近之感出人意料地强烈?”

        曹十三的声音也是恰到好处地在白无善的回忆终止时响起。

        然而,白无善的回答却是让曹十三一愣:

        “我知道?!?br />
        曹十三不确定地反问了一句:

        “你知道?”

        白无善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街道,语气平静得仿佛在说一则与自己无关的故事:

        “我独自生活数年,期间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在我的人生中都宛如过客,但是与公子只是相识一天,却不由自主地产生亲近之心......无善便是再傻也能意识到不对?!?br />
        曹十三也是起了兴趣:

        “那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会如此?”

        白无善微微一笑,从怀中摸出了一块雕刻着“邪”字的玉牌:

        “我思来想去,应当是与这玉牌有关了。每当触碰它时,我与公子之间的联系就会潜移默化地加深,先前还无法察觉,但是如今却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联系?!?br />
        曹十三凝视着白无善手中的玉牌:

        “这是太元族的双生灵玉,一主一侍,滴血认主,虽然能温养魂魄,但是却会在不知不觉间让掌握着侍玉的生灵对主玉的持有者产生难以割舍的情感?!?br />
        白无善把玩着手中这小巧精美的玉牌,叹道:

        “原来如此?!?br />
        见白无善似乎并不意外,曹十三更是感到好去:

        “你就没有想过扔掉这玉牌?”

        白无善闻言反问道:

        “为什么要扔?无善欠着公子三条命,便是遭公子算计又如何?”

        听到白无善的话,曹十三也是皱眉道:

        “你已经魔怔了!”

        随后,曹十三只是随手一指,便有一道复杂的阵法平地而起,将二人笼罩其中。

        在这阵法的覆盖之下,白无善手中的玉牌也是暗淡了下去,而白无善的眼眸中也是少了一些东西,可相对的也多了些东西。

        随着玉牌的暗淡,白无善也是身子一颤,差点歪倒在地上,但是很快便适应了这种改变,再次站稳了身子。

        “我暂时压制了这双生灵玉的功效,省的你满脑子都是你那公子?!?br />
        曹十三顿了顿,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最终还是道:

        “你若是愿意,我也可以帮你彻底斩断这之间的联系,这样一来,你或许就能正视你对那姓郑的小子究竟怀着怎样的感情?!?br />
        白无善的目光有些朦胧:

        “斩......断?”

        曹十三严肃地点点头:

        “这双生灵玉惑人心智,所幸你现在受其影响尚浅,但若时日渐长,你可能会彻底生出臣服之心,甘愿为人仆从?!?br />
        白无善咬着嘴唇,轻声问道:

        “曹前辈的意思是?”

        曹十三没有言语,但是意思已经很是明显。

        二人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白无善打破了沉默:

        “我......”

        ......……

        一直拖拽着两人奔行在大地上的郑邪身形猛地一僵,速度也是骤然减缓了下来。

        一旁的宋清也是发现了郑邪状态的异常,不由皱眉问道:

        “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郑邪神色阴沉,没有回答宋清的话,只是自顾自地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块玉牌观察起来。

        见手中的玉牌黯淡,而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某种联系也是莫名中断,郑邪不难猜到白无善那边出了问题。

        宋清用灵气托着仍旧昏迷的叶盈走到郑邪身旁,也是打量起了郑邪手中的玉牌:

        “这是什么?”

        郑邪翻手将玉牌收起,简洁地回答道:

        “双生灵玉雕刻的令牌?!?br />
        宋清对这双生灵玉也是有些耳闻,不由得露出鄙夷之色:

        “这种邪物你也敢用,就不怕业障缠身?”

        郑邪只是撇了宋清一眼,显然不想多费口舌去解释:

        “我自有打算?!?br />
        随后,郑邪便又运转起体内的九气海,鼓足力气奔跑起来。而冼决与阳玄参巫被他毫无尊严地拖拽在身后,也是有苦难言。

        宋清冷哼一声,也是迅速跟上,同时道:

        “还说摩罗道宗如何如何,我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br />
        郑邪倒是并不恼火:

        “我可从未标榜过自己的人品?!?br />
        见郑邪油盐不进,宋清也是没法继续讥嘲讽他,便转而道:

        “你说的地方还有多远?”

        郑邪眺望了一下远处,对比了一下周围的景物,心中也是有了个大概:

        “很快便到,大概半柱香足矣?!?br />
        宋清撇嘴道:

        “最好如此?!?br />
        郑邪觉得有些好笑,便回头道:

        “怎么?身子虚成这样?背着一个人就累了?我可是扛着两个人在跑呢?!?br />
        宋清眉毛一竖,直接将青色灵气收敛,而叶盈的身躯也是猛地下坠了些许:

        “你信不信我马上就把这小姑娘扔到地上?”

        这下郑邪立马慌了手脚:

        “别!前辈!我错了,您冷静!”

        见郑邪服软,宋清这才继续运转灵气托起叶盈,经过郑邪身边时还像是耀威一般地再次“哼”了一下。

        郑邪苦笑着摇摇头,也是拿这女人没有办法。

        先前因为知晓叶盈对郑邪而言意义非凡,宋清便借着“帮忙”的名义将叶盈控制在了自己身边,以此防止郑邪算计自己。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宋清的心思,但是为了让她安心,亦是为了表明诚意,郑邪也就任由宋清如此行事。

        随着周围景物的迅速掠过,郑邪也是隐隐能够看见那些高耸的石柱,心头也是凝重起来。

        “又回到这里了......”

        郑邪喃喃自语了一声。

        那自视野边缘逐渐放大的石林,愕然是之前让郑邪如避蛇蝎的聚魂锁!
  • 【改革·印记】媒介变迁,看西藏获得外界信息方式的变化 2019-06-09
  • 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备案制 2019-06-06
  • 农村土地权确权将给农民带来什么? 2019-04-29
  • 《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2018年版)》出版发行 2019-04-29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2019-04-26
  • 2017反腐倡廉大事记(上) 2019-04-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17
  • 西藏航空举行“冬游西藏”总结推广会 2019-04-17
  • [可怜]俄罗斯2018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可怜] 2019-04-16
  • 娜扎解锁时尚双封面 猫系执着玩转多重格调 2019-04-16
  • 古天乐力压刘德华 首度斩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2019-04-07
  •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 2019-04-06
  • 小米6【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 2019-03-31
  • 一天收治4例枣核卡食道患者 医生提醒:应立即就诊 2019-03-31
  • 发现食品安全问题拨打12331投诉 2019-02-23